广东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www.nlwsm.cn 童心未泯 贴心长辈

农历腊月二十八,我跟先生到了北京普仁医院。除了常规的水果牛奶,我还抱了一只喜庆的红色毛绒猪。这是欧美同学会拉美分会联谊会每年的伴手礼——当年的生肖玩偶。2018年的几百个生肖狗狗,就是我们两口子陪同徐少军夫妇去百荣商场采购的。

徐少军老师与挑选的“狗先生”毛绒玩偶合影 2018年1月摄

今年,本来作为“拉美之友”合唱团主力团友的徐少军老师,缺席了2019年的拉美分会联谊会。因为他在顽强地与病魔作斗争。

徐少军老师作为“拉美之友”合唱团成员演出 2018年1月摄

抱着小红猪到医院,希望可以带来一丝活力与生机。进入病房,第一眼完全没有认出,但是这病房也只有一位病人,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就是徐老师?!澳忝窃趺蠢戳??”开口说话的嗓音,也证明了这一点??稍靖叽罂嗟男炖鲜?,怎么瘦成了这番模样。戳心的痛。我带来了西语频道一位与徐老师接触最多的同事的问候,她现在人在美国。徐老师接过我的手机,用微微颤抖的手点击发送了一条语音:“小马,我现在情况尚可。请你放心,不要为我担心。你在美国好好散心,照顾好两个可爱的孩子,一定把你折腾得够呛吧。好好学习,注意身体。等你回来咱们一定好好聚?!?/p>

还是一贯地为别人着想,一贯地条理清晰,一贯地轻松幽默。这是我们认识的徐老师。想跟他说的话很多,因为休产假这段时间一直没见到,一回来上班就知道了他生病的消息。

没几分钟徐老师就赶我们走,说“你们走吧,实在抱歉”。我们知道很多人去看望,怕徐老师累着,匆匆告别。我握了握他的手说,等你好了咱们再一起做节目。

想着过年后再来看望他。没想到,这一面竟是永别。

央视???最佳嘉宾

徐老师是央视西语频道的特约评论员,还是“持证上岗”的。频道为他办理了央视新大楼的证件,可以出入自由。

从十几年前,徐老师就开始作为嘉宾帮助西语频道录制或者做直播节目。参与过《对话》《聚焦》及各种大型新闻报道的直播,在党代会、“两会”、建党日、国庆日、金砖峰会、“一带一路”论坛、港澳回归纪念日等重大主题报道中,徐少军老师作为重要的评论嘉宾,向西语世界精准传递着中国声音。

徐老师才华横溢,潇洒自如,不管什么话题、什么主题,他都可以顺利“接招”,总能侃侃而谈,西语流利,表达清晰,无懈可击。他只要在北京,几乎随叫随到,是我们的万能救星。

徐少军老师在央视西语频道CGTN Espa?ol做节目嘉宾

徐老师在电视台口碑极好,频道所有人无不给他竖大拇指,不管是编辑、记者、主持人,还是摄像,都觉得他学富五车又随和谦逊,身材魁梧又平易近人,是位总是乐呵呵的老人。

就在他查出身体有恙后,同事马蓝耘再次邀请他作为嘉宾来频道做节目,他说自己生病了,但是还很乐观,说“小马,等我好了再去做节目啊”。

我与徐老师的近距离接触始于5年前庆祝澳门回归15周年的机缘。因为徐老师在澳门工作过,所以找到他做一期专题新闻报道,谈他眼中的澳门。徐老师特别爽快地答应,并主动帮忙联系了北京“澳门中心”的朋友,允许我们在那里拍摄。徐老师说澳门中心黑白碎石的地面很有真实的澳门的感觉。拍摄结束后还大方地请我们品尝正宗的茶点,我们推辞再三后,徐老师强烈推荐,一定要吃。

那时候我也知道了,徐老师是位热爱生活的美食乐享家。

徐少军老师在澳门回归十五周年展览大厅,接受何蓓蓓采访

此后与徐老师的联系就更多了起来。来台里做节目的闲暇,我们请他喝咖啡、在台里吃饭,他经常跟我们分享旅游见闻,周游世界的奇遇。去耶路撒冷朝圣,去海南享受阳光海滩,去加拿大会友,去东北看雾淞……在我们看来他跟夫人小芳就是神仙眷侣,无忧无虑,携手看遍大千世界,大好河山。

追悼会那天,屏幕上一直在滚动播出徐老师周游世界的照片,他玩得那么尽兴,笑得那么开心、有感染力,传递出无限的正能量,应该也是痛快地过了一生。

敬重师长 无限关怀

徐老师对我们西语频道还有一大功劳就是他极力推进我们拍摄制作了《致敬西语前辈》系列,采访报道中国最早的西语人。他帮我们敲定采访名单,提供联系方式,安排播出顺序等。这个系列(Pioneros del espa?ol en China)我们已经推出了两季,第二季是在今年大年初二到初六播出的。然而我已经没有机会把这个消息告诉徐老师了。我们已经拍摄记录制作了岑楚兰、柳小培、黄志良、黄士康、汤柏生、庞炳庵、刘习良、王怀祖、孙义桢、林一安、董燕生、苏振兴、张永泰等十三位西语老前辈的故事。其中刘习良、王怀祖已经辞世。我们的工作无疑就是在与时间赛跑。我想若徐老师知道我们还在并将继续坚持做这项工作,他一定会欣慰的。

我最后一次同徐老师一起做节目也是这个系列的特别节目,当时刘习良部长突然辞世的消息让我们觉得更有必要加紧步伐,拜访中国的西语老前辈们。

徐老师在西语频道做《致敬西语前辈》特别节目

徐老师尊敬师长是人尽皆知的。给了老教师们许多关怀,还帮忙解决了切实的困难。除了中国的西语老师们还有外籍教师,不管是哥伦比亚外教Fausto Cabrera,还是秘鲁专家Juan Morillo。

前年夏天,耄耋之年的老专家法斯特远涉重洋,从南美来到北京。徐少军老师和李长华、蔡维泉等71级的学长们精心组织安排,让老学长多年后再次团聚北外,十分感人。徐老师带头出钱出力出时间,用轮椅推着老先生,游故宫,逛北海,吃油条,喝豆汁儿,展现了东方人的情义和北外学子尊师重教的传统。

半个世纪后的重聚,徐少军等与哥伦比亚外教法斯特在北外合影

西语学霸 桃李芬芳

中国西班牙语界痛失徐少军老师,岑楚兰老师这样评价,“少军很出色,从普通军人入学后,居然被提升到附中班(从小就学西语的班),成绩还名列前茅。他帮我编教材,很认真,有水平。他的听力也出奇得强?!?/p>

蔡润国大使回忆到:在71级四十来个同学当中,他显得很突出,一是因为颜值高,二是因为智商高。一米八的大个子,集北方人的魁梧与南方人的细腻于一身,眼睛里闪动着聪慧、向上的光芒。即便穿着肥大的军装,也是玉树临风,英气逼人。几十年过去,我们都已过耳顺之年。去年4月,在欧美同学会拉美分会的组织下,一起去河北高校参加活动,仍能听到那里的小女生们用“帅”“风度翩翩”这类字眼形容他。

少军似乎天生是学外语的料,一出手就不凡,一路领跑。从普通班跳到附中班,一直是老师们的得意门生。他的口语很好,带有磁性男中音的西班牙语从他的嘴里吐出来,自然又轻松,让人听着舒服。

毕业后徐少军老师留校任教,虽在校时间不长,但深受学生们的欢迎,邱小琪、张拓等驻西语国家大使曾是他的学生。

他常年参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等举办的“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评选和翻译工作,向中国读者奉献了《堂吉诃德(缩写本)》《聋儿》《文稿拾零》《最明净的地区》等一批西语文学优秀作品。他还曾任中国西葡拉美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

现任中国驻墨西哥大使邱小琪是徐老师的得意门生之一,邱大使在墨西哥听闻徐老师去世的消息十分难受。做词一首:

 

虞美人·悼恩师

2019.2.8

 亦师亦友一生情,

挥手成永别。

多少往事皆昔日,

怎忍从此两界,

长相忆。

泪满双腮滴滴流,

遣作送行酒。

万枝春花寄哀思,

故人永在我心,

惜少军。 

丰富人生 发挥余热

徐少军1953年11月出生于河北省石家庄,1969年12月参军入伍,1974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1年9月至1975年2月在北京外国语学院西语系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1975年7月至1977年2月被公派到墨西哥学院亚非研究中心深造,获硕士学位。之后他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外事局、中国昊华化工集团总公司、中共澳门工委中葡土地小组中方代表处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联络局工作。1990年至1994年经外交部派驻墨西哥使馆工作。徐少军老师青年时期好学上进,工作勤奋努力,为全国人大与各国议会友好交往作出了贡献,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联络局副巡视员,出色完成了港澳代表单独组团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组织协调工作。

作为欧美同学会的资深会员,徐少军老师将职业生涯奉献给了西语人才培养、立法机构对外交往和中拉政府外交事业,奉献给了同西葡语国家(地区)的友好事业。退休后,他继续活跃在公共外交和民间外交的舞台上,以极大的热情参与了欧美同学会拉美分会组织建设、活动筹办、扶贫助困等各项工作。

徐少军老师参与拉美分会活动

他支持倡议“学者进课堂”并身体力行多次走上讲台,为西语学生讲解课程、为青年学者传授经验。他积极参加关于拉美问题的研讨活动,参与创建察哈尔学会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为中拉关系的稳定健康发展奔走呼吁、资政建言。他无微不至地关心年轻人的成长,毫无保留地鼓励帮助下一代建功立业。

斯人已逝 共寄哀思

从发现病情到去世,徐老师与病魔斗争了5个月。天妒英才啊。2019年2月7日,因病医治无效,徐少军老师在北京逝世,享年65岁。

2019年2月13日早晨,八宝山革命公墓殡仪馆积雪尚未融化,几百名徐少军老师生前的好友不惧风寒,远道而来。包括快90岁的师尊、同学、同事、好友、后辈,大家都来送徐少军最后一程,祝他一路走好。追悼会大厅布满花圈,气氛庄严肃穆。

徐少军老师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徐少军老师忠厚坦荡、乐观开朗、顾全大局,凡事敢于担当,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仍不忘叮嘱少给亲属好友添麻烦。往日论交称厚德,今朝追悼寄哀思。徐少军老师的音容笑貌永远铭记在我们心里。

最后摘录徐少军老班长王志光从温哥华写的告别诗句:

深切悼念老同学少军并嘱小芳节哀顺变

(节?。?/p>

惊悉君仙逝,

痛煞吾心肠。

长天为之泣,

日月顿失光。

同仁伤悲切,

国失一栋梁。

同侪忆旧容,

栩然脑海洋。

少年从军征,

只为社稷强。

鲲鹏垂天翅,

长空任翱翔。

慨然解戎衣,

持笔入学堂。

稟异脱颖出,

优实美名扬。

桃李舞东风,

蹊下已成行。

悄然辞苗圃,

转身入庙堂。

忠心为国是,

足迹五大洋。

闲暇多译著,

德馨后辈仰。

伏枥千里志,

怎奈病魔降。

身虽未能抵,

雄心誓不降。

念茲辞别后,

今生参与商。

思君不复见,

泪水沾衣裳。

(作者为欧美同学会拉美分会青委会副秘书长、中国国际电视台西班牙语频道记者)